• 追書
  • 捧場
  • 手機閱讀本書

    掃描二維碼,直接手機閱讀

第106章 七月入局

第106章

“你是誰?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七月還未走進居墨軒的房間就聽見湯琴質問的聲音響徹著整個走廊里。

“是不是你害了我兒子,是不是你?!?/p>

湯琴憤怒的吼叫聲,哭紅的雙眼滿是狼狽。她拉扯著站在她面前高出她整個頭的俊朗少年的衣服,如若不是夠不著他,想必她已經甩上了兩個巴掌。站在湯琴身后年輕的下人攙扶著湯琴搖搖晃晃的身體,自從居墨軒安排兩人貼身看管湯琴之后,她們對于湯琴所患的病也心知度明。只不過,眼下發瘋一般的模樣也著實讓她們感到害怕,如若不是因為站在她們面前的男人長的太過英俊,她們才不會假裝攙扶著她實則緊緊地拉著湯琴的手。她們誰都沒有想過,能如此近距離的看到這么好看的男人,心中不禁浮想連綿。原本對居墨軒那顆死心塌地心再次開始搖擺不定。

“少奶奶,我已經通知老爺了,他馬上就趕回來?!?/p>

奶媽抬起頭看著站在湯琴面前的男人,眼神里露出復雜的情緒來。他長的真的太像那個人,那個讓她一輩子都沒有辦法忘記的那個男人。

“少奶奶,你別為難他了。人家好歹是少爺帶回來的客人,怎么會害了他?!?/p>

攙扶著湯琴的兩個女人眼中都露出驚訝的神情,在整個居宅誰不知道奶媽依仗著湯琴的勢力到處橫行霸道,誰要是礙了湯琴的眼或是有毀了湯琴身邊的一切,奶媽可是絕對不會心慈手軟的。更何況,眼前的人湯琴可是鐵定了是他害了自己的兒子。

湯琴沒有聽到奶媽的話,她的雙手還是緊緊地拽著英珂的衣服,生怕一松手,眼前的人就逃之夭夭一樣。

“放開他?!?/p>

無名看著湯琴一臉潑辣無理的樣子,有些憤怒地吼了一聲。湯琴看著不知何時出現在她身后的無名眼神里露出一絲驚恐,頹然松開了手。而七月走進居墨軒房間內至始至終都不曾抬起頭看英珂一眼,而是急忙走向了躺在床上的居墨軒的身邊。

“醫生,他怎么了?”

七月看著曾經一直照料居明身體的主治醫生一臉愁悶地在那里搖著頭。緊瑣的眉頭,陷了自己的世界之中,仿佛聽不見身邊任何的聲音一般。

“他怎么了?”七月輕輕地碰了一下主治醫生的胳膊,他才恍過神看著七月臉上露出一絲尷尬的神情。

“你說什么?”

他微微一怔,緊接著自言自語地說道:“真是好奇怪,身體并沒有任何的損傷,但是怎么會突然之間昏迷不醒,仿佛像是沉睡了一樣?!?/p>

“他不是應該是中毒了嗎?”

英珂臉上露出驚訝地神情問道,雖然他也不明白為何居墨軒究竟發生了什么,想必一定于昨日楊洋在他的杯子里放過的藥有關。雖然他已經確定他自己內已經形成了抗病毒的藥,并且也確定同楊洋下過的藥是一致的。只是現在卻昏迷不醒,也令他感到困惑不解。

“中毒?根本不可能?!贬t生說道,眼里有一種不屑一顧的神情。以他數幾十年的從醫經驗來看,中毒又怎么會無法察覺出來。如若真的那般簡單,他也不會在此一直犯愁著。

無名轉過身看著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居墨軒,他的嘴角邊洋溢著微笑,沒有絲毫的痛苦。

他走到他的身邊,他的手輕輕地探過他的額角,心里猛然一驚。扭過頭看向坐在椅子上發著怔的果果,對著他露出一臉無可奈何的神情。

“你們出去吧,我會叫醒他的?!睙o名冷冷地說道,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他微微地嘆了一口氣。抬起雙眸看見站在那里的長的如同漫畫里走出來的男子眼中閃過一絲迷茫,湯琴突然靠近無名的身旁,伸出雙手想抓住他的手懸在了半空中看著無名皺著眉冷漠的神情,又將雙手縮了回去。

果果看著湯琴一眼,嘴角邊揚起一抹淡淡的笑,依舊坐在她的沙發上晃著她的小腳。小聲地嘀咕了一句惡人還得惡人收。

“你怎么能叫醒他?”

主治醫生問道,看著眼前的無名,他深知居明對他那可是百分百的信任,甚至連居家的財產都有一大部分落于了他的囊中,只是他不明白為何居家所有的人都對他有著一種畏懼感。明明應該是憎恨才是。

“我自然有我的辦法?!睙o名嘴角邊淺淺地笑著說道,即便如此他的笑容卻透露著絲絲地寒冷。而主治醫生對此卻視而不見,不僅不慢地繼續說道:“那留下我好好地學習一下,萬一發生什么事情,我也可以幫得上忙?!?/p>

主治醫生微微地停頓了一下,后面的話也無須他多說,想必無名如此聰明之人,也明白他話里的含義。他在居家整整二十年,最終卻輸在了一個無名小輩的身上。他有些不甘。更何況,當時居明早已經病入膏肓,為何偏偏又能多熬了那些時日,他也覺得有些匪夷所思。對于眼前不堪二十多歲的少年來說,即便他從醫也不過是一個剛出茅廬的狂妄之輩,能夠救活居明說不定也只是他一時運氣,如若這次他真的還有那般幸運,那他可真不能小瞧了他。

“好,那你們其他人都出去吧?!?/p>

無名淡淡地說道,臉上波瀾不驚,湯琴依依不舍一步二回頭地看著躺在床上的兒子,口中不停地咒罵著居夢欣。

“那個死丫頭又跟里去鬼混了,他哥都這樣了還不趕著回來?!?/p>

英珂也靜靜站立在那里,絲毫沒有要走出去的意思。他抬起漂亮的招人怨恨的美眸看著無名,眼里露出懇求的神情來。

“你不可以救他?!睙o心從屋外直接走了進來,撞到了門口的湯琴,湯琴用嫌棄的目光上下打量著無心。心底默默咒罵著無心,如若她不是無名的親戚,她早就揚起手給她一個巴掌,在居家哪里有她放肆的權力,更何況躺在床上可是她寶貝的兒子。

“果果,你怎么不勸勸無心。他真的能救居墨軒嗎?”無心狠狠地瞪了坐在沙發上一臉無辜地孩童。

“你什么意思?”湯琴終于按捺不住心中的不甘和憤怒,走上前用手狠狠地推了一下無心。卻不料突然有股莫名的力量反倒讓她跌倒在地上。而身后的奶媽急忙扶起了湯琴,臉上卻未露出她如常如狼似虎的神情,反倒小聲地在湯琴的耳邊勸道:“少奶奶,你不要和他們這群人一般見識。更何況,現在少爺還昏迷不醒?!?/p>

的確,雖然她呆的地方是居宅,可是現在能做主的人可不再是她。而是無名,如若因為無心而招惹到了他,他隨時可以放任居墨軒不管。那么他便成為了整個居宅的新主人。想到此處之時,她微微一怔。小聲地說道:“無名是真心要救我兒子的嗎?不會害了他嗎?”

奶媽被湯琴這么一問,瞬時也毫無主意,她也分辨不出無名是否真心,只不過她知道少爺與他的關系一向交好,想必也不會在這關鍵時候,落井下石。更何況,現在少爺一直昏迷不醒,他們也束手無策,也只要信他一回。

蘭兒攙扶著無心,如若不是她堅持一定要來樓來,她也不會跟隨著一同。只不過,她的身體也沒有徹底的恢復,只能隱藏著自己,所以除了無名和果果之外也許并沒有誰能見到她。更何況她的雙眸太過特殊,也不想嚇壞了居宅里的人。

果果從沙發上起身,一雙清冷的眼睛掃過面無表情的蘭兒,嘴角邊露出得意地笑容看向湯琴,此時的她孤立無援,才會露出一臉懼怕的表情。不是裝瘋就是賣傻,只要她識清她的處境的時候,她總是習慣性的用此招數。所以,才會讓居墨軒覺得她的母親一直都如此卑微可憐。

只是他不懂,他的母親可不是他想象中的那般柔弱可欺。

“如果你不想你的兒子死,最好別讓無名救他?!睙o心轉過身冷冷地看向剛剛還想推倒她的湯琴,眼里閃過一絲嘲笑的光。雖然她并不希望居墨軒死掉,但是她更想讓無名再次受到沒有必要受的傷害。他可不是一般的沉醒,而是夢閻搞的鬼,只是她不明白,為什么夢閻會對居墨軒下手。如若她要下手,也應該找七月。七月看著居墨軒昏迷中的模樣,不禁心中的忐忑與害怕頓時也消散掉了。她靜靜地看著居墨軒仿佛他只是在沉睡一般,只不過他聽不見任何的聲音,也無法從夢境中蘇醒。她微微一怔,這樣的場景仿佛她在哪里經歷過一樣,頓時她仿佛明白了什么,她輕輕地握著居墨軒的手,趴在他的身上,閉上了雙眼。嘴里小聲地念叨著:“你一定要帶我進入你的夢里?!?/p>

此時還在爭執不休的無心和無名以及在場所有的人都沒有在意七月,只有英珂注意到那個女人手上的手鏈不經意間閃著紅色的光芒,他抬起手揉了揉眼睛,以為自己眼花。再次睜開雙眼時,卻發現剛剛還坐在居墨軒床沿邊上的女人現在已經趴在了他的身上。

“那個,她是不是也昏過去了?”英珂支支吾吾地說道,用手指了指此時已經昏迷了的七月。

無心與無名微微一怔,急忙走到七月的身旁。當無名想要喚醒七月的時候,才發現七月與居墨軒的身體內已經形成了一道法力強大的結界,而這個結界在場根本沒有人可以進入。

“怎么辦?”無心一臉緊張地問道。

“都怪你?!惫麣鈶嵉卣f道,小手伸出來在無心的身上打了一下,那樣的舉動如同生氣的孩子一般。身邊的人也沒有人任何的詫異,只不過不明白為什么居半夏也會突然間昏迷不醒,癥狀和居墨軒一模一樣。

“是不是這里鬧鬼呀?”

“今天是居老太爺的頭七吧?!?/p>

站力在湯琴身邊的兩個小姑娘小聲地說道,臉上露出驚慌的神情,畢竟如此怪異之事,她們可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只是感覺身后有股莫名的寒氣,更讓她們覺得居宅有些怪異。而今天正是居明的頭七。想到此處之時,她們的小臉都被嚇的煞白。

“七月?!睙o名小聲地叫喚著她的名字,他不知道為何自己的心此時顯得異常的不安,她是不是真的可以不顧惜自己的命,不顧惜他如此不惜一切代價把她救回來的那條命。明知道那是深淵,是陷井她都愿意踏入其中。她可以貼心照料受傷了的白希澤,她可以不顧一切危險去救居墨軒,甚至連司馬浩天她都可以付出真心對待。那么他無名呢?在她的眼中,他又算是什么?

一想到這里,指甲深深地嵌入血肉,疼的有些鉆心。

她已經知道了他對她的那顆心,可是她仿佛也不曾放在心上,更加沒有對他噓寒問暖,體貼照料。甚至連他費盡心思救下她的那條命,她都可以如此隨意。他怎能不心塞,不難過。

想到這里,他深深地嘆了一口氣,也許他應該順從天意。也許這就是上蒼給他最大的懲罰。

她從來都不曾喜歡過他,甚至連一個旁邊都不及。

“你不是說能救居墨軒的嗎?現在怎么辦?”

英珂問道,四周死所沉沉地,大家都不敢吭聲,仿佛除了等待別無他法。

“救不了了?!睙o名冷笑了一聲,雙眸緊緊地盯在七月的身上。他想把她抱在懷里,他想喚醒他。他想用手輕輕地撫她額前的長發??墒撬F在依舊紋絲不動地站在原地,即便結合了他們三人之力也未必能打開縫隙,更何況此時無心還身受重傷,而果果為了救蘭兒,內力也大大耗損。此時也不益輕舉妄動,萬一晚清和夢閻再次出現。以他的能力根本沒有辦法保護得了居宅所有的人。

良久,七月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她看到的是清澈深藍色的天空,白色的云朵連成一片,隨風緩慢地移動著,眼前是一望無際的草原,深吸一口氣,她嗅到了泥土與清草的芳香。閉上雙眼,她仿佛能夠感覺到天地萬物在逐漸蘇醒,她能聽見水流的聲音,花鳥草蟲的細語,仿佛見到茂密的叢林,高峰峻嶺。那一瞬間,她仿佛與這天地融合。仿佛她便是這天,這地。

不,她不是。這里只是居墨軒的夢境。

七月睜開雙眼,剛剛眼前的一切瞬間消失的了無痕跡,四周是漆黑的一片,看不見任何的光芒,空氣里有著一股難以入鼻刺骨的味道,帶著腐爛和血腥。與剛剛的一切都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居墨軒,居墨軒?!彼诤诎抵星靶兄?,只是她怎么也沒有辦法相信,這會是居墨軒的夢境。

“終于等到你了,七月女媧后人?!逼咴侣牭铰曇?,卻未見到任何的人。只見遠處有一絲的光亮一點點地朝著她的方向駛進。

請記住本站:堅果看書

微信公眾號:堅果看書,公眾號搜索:堅果看書

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淘宝快3的开奖时间 七星彩开奖历史全部 股票涨跌对公司的影响 精准预测极速快三 秒速快三定和值公式 山东体育彩票快乐扑克3 海南4+1计划 湖北快三大小单双计划 内蒙古11选5在线购买 体彩陕西11选5 佳永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