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書
  • 捧場
  • 手機閱讀本書

    掃描二維碼,直接手機閱讀

第四十四章 相遇

出宮嗎?莫玲瓏的嘴角勾起了一絲若有若無的微笑,也許是該出宮了,自己都好久沒有出宮過了,每天都被鎖在這座宮殿里,就好像之前的所有的東西瞬間全部都消逝了一般,所有的一切都化為了烏有。

莫玲瓏的嘴角又重新勾起了一抹笑容,望著鏡中花容月貌的自己,忽然嘴角勾起了濃烈的笑容,這個世界上最容易醉的人是自己。鏡子里的自己是那么的嬌美,可是這張臉卻讓她一直被鎖在這座宮殿里,讓人有著說不出的厭煩。

喚玉站在一旁看著自己的主子,自己的主子還是那么的美?;噬弦菜坪跏潜纫郧案拥膶檺鬯?,只是自己的主子的臉上的笑容并沒有增多,反而憂愁比以往多了一層,到底是什么讓自己的主子變成了現在的這番模樣。

喚玉也不知該如何去說,每日里看著皇上對自家主子那般的好,可是自家主子……唉……喚玉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希望主子能夠慢慢明白萬歲爺的心意,萬歲爺的心就連他們這些做奴才的都看懂了,何況是主子呢。她不相信主子是鐵石心腸,什么都感覺不到。

喚玉的嘴角浮起了一絲笑容,伸手扶起自己的主子。

莫玲瓏的眼底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現在的她,沒有了華奕,沒有貓妖族。她不知道自己每天是以何種身份生活的,難道是皇上的女人嗎?莫玲瓏的眼底露出了一絲苦澀,輕輕的搖了搖頭。

不,她不是皇上的女人,也不愿做皇上的女人。她和皇上從來就沒有任何的關系,她的心底只有華奕。

身上的衣服依舊是光彩照人,即使是民間的衣服也遮掩了她的明艷。

華燁的眼底含了一絲笑容,對著喚玉大喊了一聲“賞”,喚玉高興的笑了笑,彎身下去對皇上謝恩,滿臉的開心。

坐著馬車出了宮,在馬車上,莫玲瓏掀開了門簾向窗外瞟了一眼,遠遠的,便看到閣樓上坐著一個身穿白衣的男人。

莫玲瓏的眼眸一怔,不會認錯的,她絕對不會認錯的,那是華奕,那清清楚楚的是華奕。

伸手捂著自己的嘴巴,不敢相信的看著,竟然忘了馬車還在不斷的移動。

明白過來以后,莫玲瓏回過了神,馬上就要從馬車上跳下去,一旁的喚玉見自家主子的動作眼底一驚,連忙醒悟了過來,伸手便要阻攔。

可是一出宮,莫玲瓏的妖術便回歸了,一個飛身便來到了客棧之上,可是轉眸間那個男子卻已經沒了蹤影。莫玲瓏在客棧里四處看著,卻始終找不到那抹熟悉的身影,難道他就此失蹤了?難道剛才是自己眼花了嗎?

忽然,心底涌現出了莫大的恐慌,莫玲瓏覺得自己的世界宛然瞬間崩塌了一般。不可能,華奕他不可能就這么消失了,而且自己一定不會看走眼的。

莫玲瓏這樣想著,便在客棧里大聲喊著,“華奕!華奕!我知道是你!你出來!華奕!你出來!你說過你是愛我的!”

最后,聲音漸漸的變成了嗚咽聲,莫玲瓏慢慢的蹲下了身體。

客棧外,華麗的馬車已經停下,車上的人掀開門簾向外看去,耳邊一遍又一遍的回響著莫玲瓏的聲音。

身旁的喚玉眼底充滿了驚慌,自家主子這是不要命了嗎?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在這里叫著別人的名字,而且還是當著皇上的面,嚇得面如死灰,已經完全的說不話來。

華燁沒有說話,手指慢慢的緊握成拳,又慢慢的一點一點的松開,閉上了眼眸,吩咐李源起駕回宮。

李源愣了片刻,馬上明白了皇上的意思,吩咐車輛起駕回宮。

華奕,你在哪里?你出來好不好?你出來!

莫玲瓏最后喊得累了,索性就在心底不斷的喊著。

華奕,你到底在哪里?

柱子的身后,穿著白色衣衫的男人眼底帶著一抹痛苦,轉過身去離開了客棧。

街上的人紛紛朝著他行注目禮,他是那么的惹人注意,襲人眼球,幾乎讓人看一眼就離不開視線。

身穿白色的衣衫的男人一步一步的走著,好像是忘記了什么一般,好像是不屬于這個世界似的。他的步伐邁得不大不小,正合適,卻好像是一步一步的正在邁進某人的心坎里。

男子抬起頭,見一個明艷的女人正擋在自己的面前。

莫玲瓏慢慢的走到那名男子面前,眼底含著深深的凄楚,眼淚忽的涌到眼眶邊上,“是你嗎?”

她輕輕的開口,卻好像是怕驚醒路邊的小鳥一般,聲音是那么的小心翼翼。

男子沒有說話,嘴邊卻浮起了一絲淡淡的微笑,輕輕的回答了一句我不是,一個腳尖點地便飄飄然而去。

莫玲瓏愣在了原地,不知道該怎么去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剛才的那抹聲音沒了以往的熟悉。一個認知出現在自己的腦海,他不是華奕。

眼淚從眼角一點一滴的滴落,痛從心底開始無邊無際的蔓延著。

那男子飛身而過許多個拐角,終于在一個沒有人的胡同里停了下來,他取下了一直蒙在臉上的白紗,面色冷凝。

“如影……”

如隨看著如影的裝扮,便知道如影在想什么,他總是又懷念起自己的主子了,所以照著主子的打扮出門了。不過今日如影的表情和平日相比是有些奇怪的。

如影沒有說話,一個人默默的回到了房間。

躺在床上,眼前出現了莫林宮撕心裂肺大喊時的模樣,當時的她是那么的痛苦。那些話,那些語句,字字句句敲落在自己的心扉上。

莫玲瓏是真心愛著自家的主子,可是自家主子在哪里,自從那日在王府時親眼看著自家主子的軀體化為了烏有,他和如隨雖然沒有明說,但是心底都是恨上了莫玲瓏。

是莫玲瓏那個妖女害死了自家主子,他和如隨對這一點是十分的明白,可是今日當他看到莫玲瓏是那般的痛苦時,心中的種種的恨意忽然間就煙消云散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他覺得莫玲瓏可能也是有苦衷的,可能也是有很多說不出的緣由的。

再想想,當日是自家的主子主動撲到劍上去的。

忽然門外響起了一陣聲音,如影收回了思緒,立刻警戒了起來。

“誰?”

如影從床上站了起來,窗外似乎升起了一股煙霧,如影走出門外,看到了莫玲瓏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如影驚訝之余不免顯得慌張,看看自己身上的穿著,瞬時心底有一絲的疑惑。

莫玲瓏看到自己的穿著不就是發現自己在假扮自己的主子了嗎?如影在心底這樣想著,隨后看到莫玲瓏的眼底冒出了一股憤恨。

她的櫻唇一張一合,“你為什么要假扮華奕?華奕呢?”

如影輕微的嘆了一口氣,將自己對莫玲瓏的恨意完整的說了一遍,末了,又解釋道,不過現在那些已經不重要了,他已經沒有必要再恨她了。

如影的話不知道自己聽了幾句,但總之,莫玲瓏的腦海里一片混亂,她最難過的是自己得知了真相,原來華奕真的已經死了。

莫玲瓏的嘴角浮起一絲凄苦的笑容,轉身就要離開,一步一步的邁向前方。

如影在身后看著莫玲瓏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如隨這時候聽到聲音趕了過來,看了一眼莫玲瓏又看了一眼如影。

如影淡淡的笑著,用眼神告訴如隨自己沒事。

風中不知夾雜了一些什么氣息,感覺自己的喉間一甜,莫玲瓏朝地上噴出了一股鮮血。

呵呵……是報應吧,想當初她讓華奕死在了自己的劍下,如今自己這樣也是不難想象的。

苦笑依然掛在嘴邊,只是眼前的景象變得越來越模糊,莫玲瓏感覺自己全身無力,意識忽然就被抽離了。

如影看到倒在地上的莫玲瓏,連忙叫如隨上前去查看一下莫玲瓏的傷勢。

迷迷糊糊的時候,不知道自己是到了哪里,眼睛慢慢的睜開,看到身穿白衣的男子就站在那里,莫玲瓏一下子便從床上起來,想要開口那人卻也在瞬間轉了過來。

莫玲瓏的眼底馬上溢滿了失望,怎么會是這樣呢?華奕真的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嗎?莫玲瓏站在原地滿眼的不相信,她不相信會發生那種事情,她一點都不相信。怎么會有那樣的事情發生呢?明明剛才自己還看到華奕了啊。

如影看著滿臉失望的莫玲瓏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主子已經死了,這是沒有辦法挽回的事實。雖然主子很好,但是莫玲瓏小姐長得如此花容月貌,又正值大好年華,不應該在主子這一棵樹上吊死啊。

如影為莫玲瓏嘆了一口氣,便沒再說話,轉身出了屋子,去隔壁的房間里換了一身衣服,變回了原來的裝扮。

轉身回到房間時,莫玲瓏已經不見了。

不管怎么說,世界都變得這般蒼涼了。華奕走了,他真真切切的從自己的世界里離開了,這是不管怎樣都改變不了的事實。

腳步邁得越來越慢,忽然整個人碰上了一堵肉墻,莫玲瓏抬眸看去,見是一個大漢,隨口反應了一句對不起便準備離開。

誰知身后那大漢似乎并不準備放過莫玲瓏,抓住莫玲瓏的衣服的衣角,臉上流里流氣的,用猥瑣的目光上下打量著莫玲瓏,“小妞,看你長得不錯嘛,怎么?有沒有興趣陪爺喝一杯?”

莫玲瓏沒有理睬那人,直接朝那人的身后踹了一腳便準備離開。

誰知那人怒氣大漲,在眾人的笑聲中覺得自己失去了臉面,滿臉的不開心。

一巴掌就要朝莫玲瓏扇過來。

莫玲瓏正準備用法術制服,結果眼前赫然站立了一個人。他指著那大漢道:“這位爺,咱們男人怎么也不該對一個良家婦女出手吧?”

那人一把就要甩開眼前的男人卻被眼前的男人赫然制住,整個人坐在一邊什么話也不說。張著嘴吧驚訝的看著男人。

莫玲瓏只是覺得有一股熟悉的氣息在鼻尖縈繞,想要開口叫出那人的名字,卻又覺得話語卡在喉嚨間,完全的說不出話來。

那男人看著倒在地上的大漢一眼,隨即轉過身來看著莫玲瓏,嘴角帶著一絲笑容。

剛想說話,卻感覺自己的身體被人緊緊的抱著。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是華奕,這是華奕,和華奕有著同一張臉龐,和華奕一樣有著那么好的武功,和華奕一樣全身透著一股謫仙之氣,卻總是能帶給她溫暖。

莫玲瓏的嘴角露出了深深的笑容,手腕卻被別人給生生的掙開了。

那男人看了一眼莫玲瓏,卻是慢慢的陌生。

心好像被什么東西給碰撞了一下,但是又說不出是什么原因。那男人定定的看了莫玲瓏一會兒,卻覺得是滿眼的疑惑,實在是說不出是在哪里見過,眼前的姑娘讓人覺得好面熟啊。

莫玲瓏戚戚然的看著那男人,他說他不認識她?怎么可能?這是真正的華奕??!

那男人再次看了一眼莫玲瓏什么話都沒說,轉身便離開了。

莫玲瓏站在原地愣了半晌,跟上華奕的腳步,他是在開玩笑的,他一定是認識她的。

嘴角似乎綻放出了一絲笑容,那男人的腳步在慢慢的加快。莫玲瓏跟著他,竟發現這路途是那么的似曾相識,再一回想,竟是自己當日在龐山相遇他時的地方。

眼底冒出了一滴一滴的淚水,看著眼前的男人,他分明就是自己的那個華奕。

慢慢的,兩人來到了龐山的房屋下,那男人不理莫玲瓏,莫玲瓏便也不去打擾他,只是住在他隔壁的房間,一整夜里看著窗外的月亮難以入睡,直到天大亮的時候才睡著了。

醒來以后竟發現隔壁的房間里沒有人,心底不由得驚慌,在周圍尋找了一圈都沒有見到那人。

在絕望的時候忽然聽到身后傳來一陣馬蹄聲,漸漸的回過頭去,見一男人身穿白衣騎著白馬正向自己一步一步的逼近,眉目如畫,宛如初見。

請記住本站:堅果看書

微信公眾號:堅果看書,公眾號搜索:堅果看書

笑笑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淘宝快3的开奖时间